一位在英冠踢球的球员表示,他曾一天玩《堡垒之夜》玩了16个小时,他担心这会影响他和女友的关系乃至他的球员生涯,他曾多次因为玩游戏而错过了训练课。现在他担心女友会因此离开他,俱乐部也会因为他沉迷游戏而将他开除。他还说现在体育界其实有很多像他一样的人。

南安普顿的主教练哈森许特尔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这不仅仅是因为南安普顿现在还在降级区徘徊,还因为他的队伍中有些球员是十足的“网瘾青年”,而在他的字典里,网瘾比起酒精和毒品,更能危害球队。

《太阳报》消息,十几名英超球员因为玩游戏《堡垒之夜》上瘾,正接受治疗。

图片 1

图片 2

阿里、凯恩和厄齐尔等人都是这个游戏的忠实粉丝。2017年7月以来,凯恩已经玩了3362次《堡垒之夜》游戏,阿里玩了4437次,特里皮尔玩了3760次。

前不久热刺球星阿里刚在自己的ins账户上宣布了自己与游戏公司合作的消息,而包括哈里-凯恩和厄齐尔在内的英超球星也都是《堡垒之夜》的粉丝。

哈森许特尔说:“面对这样的事情,我们必须积极去面对。我执教莱比锡的时候,球队中也有不少球员沉迷于电子游戏,他们甚至会在比赛日前打游戏打到凌晨3点。这时候你必须采取行动保护他们,因为这不是一个小问题,老实说,我觉得这和酒精、毒品的性质没有差别。”

100名玩家在这个游戏里厮杀,最后幸存的人获胜,他们在全世界已经吸引了2.5亿名玩家。由于该游戏耗时漫长,英国哈里王子已经公开呼吁封禁它。

为此《太阳报》专门和著名的心理治疗师史蒂夫-波普(Steve
Pope)取得了联系。他认为球员们对此事应有高度警觉性,毕竟这可能会引发很多严重的问题。

而为了让球员们得到足够的休息时间,哈森许特尔不得不采取了一些非常规手段,杨永信善于用电,而哈森许特尔则精通断电。他解释道:“为了防止他们过渡沉迷于电子游戏,我们会把酒店的WIFI关掉,那么他们在晚上就不能玩游戏了。”

一名没有透露姓名的年轻职业球员透露,他因为玩游戏差点丢掉工作:“我的一个朋友和凯恩一起玩,然后我看到阿里进球后做了游戏里的庆祝动作。”

缺席训练

图片 3

“我会一直玩到凌晨4点,很快就因此训练迟到,比赛也踢不好。教练问我是否在家中遇到了麻烦,我撒谎说爸妈打架,这让我感觉很糟糕。玩游戏上瘾比喝酒嗑药还要糟。”

去年夏天这位在英冠踢球的球员与我们失去了联系,但此前他一直表示游戏成为了他的“一个大问题”。而据说英超的一些俱乐部已经和球员工会取得了联系,表示要对一些球员不良的游戏习惯投入更多的关注。

自从哈森许特尔去年年底接手南安普顿,一展反向“杨永信”的手段后,队中的网瘾的风气确实改善了不少,而奥地利主帅却没有一丝丝松懈,他说:“我经常和球队队长以及一些球员交流这个问题,虽然政府从来都不承认这是一种疾病,但在我的哲学里,网瘾确实是需要被预防的。这项工作不能仅仅只在球场里开展,我们需要24小时注意那些问题球员。”

据悉,至少12名球员因为玩游戏上瘾在寻求治疗。萨姆效力于西北部一家职业俱乐部,目前他正接受一位心理医生的治疗。

据这位英冠球员所说,“当我训练结束后回到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自己的Xbox和《堡垒之夜》。我一天能玩8到10个小时,有一次比赛的前一天我甚至不间断地玩了16个小时。当我们踢客场比赛的时候,我离开家之前在玩,晚上去了酒店也在玩。对我来说玩到凌晨两三点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这让我的眼睛很酸,第二天我会觉得很累,我也因此缺席了一些训练课。当我开始缺席训练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需要帮助了,
因为我和俱乐部之间有了麻烦。”

而这不仅仅只是南安普顿的问题,英格兰乃至整个足坛,游戏的狂热爱好者都不再少数。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英冠球员描述,他由于过度沉迷于《堡垒之夜》这款游戏,导致他多次缺席了球队的训练课,他也因过度沉迷游戏差点被球队开除和被女友抛弃,更惨的是,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这名英冠球员也没吃到鸡。

图片 4

“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了一年。如果人们建议我别玩游戏,我会感到有些焦虑,心不在焉,但如果我继续玩游戏,我担心自己的职业生涯可能会就此终结。这也影响了我和女友之间的关系,因为我一直在玩游戏,和她见面的时间也少了。”

图片 5

“我觉得我的一些队友也需要帮助,球队里大约一半的球员都沉迷于这款游戏。我和他们还有其他俱乐部的球员一起开黑,所以我知道他们也玩了很长时间。”

这些游戏爱好者中其中也不乏一些大牌的名字,登贝莱因为打游戏差点断送了自己巴萨的生涯,而阿里在世界杯期间还在拉着英格兰队友一起打游戏,厄齐尔不上场比赛的时候,最大爱好也是守在电脑前,所以本赛季他游戏水平显著提高。

图片 6

图片 7

这位英冠球员称他是在看到阿里等人也在玩这款游戏时才决定开始玩的,他很喜欢这款游戏的竞争性和速度。据说《堡垒之夜》在全球共有2.5亿玩家,去年世界杯期间这款游戏在英格兰球员之间也很受欢迎。

随着现代足球的发展,球员们尤其大牌球员的私生活越来越难以约束,试想一下,如果哈森许特尔手下拥有内马尔这样的大牌,他是断然不敢断巴西人的WIFI信号的,哈森许特尔唯一的办法,也许只能祈祷STEAM把内马尔的账号封得久一点了。

据《太阳报》的研究发现,热刺球星凯恩、阿里和特里皮尔在俄罗斯期间共打了1137局游戏。如果按一局游戏20分钟来算,那他们在这款游戏上共投入了379个小时。

本文图片源自于网络

数据显示阿里在英格兰与克罗地亚的世界杯半决赛前也打了23盘,时间大约超过了7个小时。

德国科隆体育大学的专家因戈-弗洛博斯告诉我们:“这可能也是导致厄齐尔受到背伤困扰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一个运动员长时间坐在电脑前受到的伤害会比一个普通人更大。”

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马克-格里菲斯教授则表示过度游戏会导致球员的视力和听力出现问题,也会引发手腕和肘部的疼痛,还有腱鞘炎。

图片 8

消耗精力

英格兰球员工会的工作人员杰夫-怀特利告诉我们:“一些俱乐部已经给我们打了电话,告诉我们要关注球员们玩游戏成瘾的问题,并找机会和他们聊聊。”

“有些球员在训练结束后就会立刻跑回家,他们会从下午两点一直玩到凌晨两点,这会影响他们的精神状态。”

曾在弗利特伍德做过俱乐部的心理治疗师的史蒂夫-波普表示:“过去几年,我们已经治疗过20多名球员了,他们也有类似的问题。但这仍只是冰山一角,沉迷于游戏的球员太多了。”

“这是他们打发时间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式。这就像是传染病,球员们对它没有抵抗力。我觉得很多俱乐部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过度的游戏会对球员们的心理造成很大的影响。既然俱乐部在比赛前一天晚上不让球员们喝酒,那又为什么允许他们沉迷于游戏中?”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这些球员们就在为了一种速度感而战。不管是传球还是射门,都需要在高速中完成。他们的大脑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他们喜欢那种速度感。”

“但如果他们从足球中感受不到这种速度和兴奋,那他们就会从其他渠道获得。比如酒精、毒品、赌博或者游戏。球员们从一开始就被训练得很有竞争意识,所以不管是踢球还是玩《堡垒之夜》,他们都希望在这样的竞争中获胜。”

图片 9

“但问题在于他们一整夜都在玩游戏,这会消耗他们的精力,大脑会出现不平衡的状况。所以第二天的比赛他们会显得无精打采。也许整场比赛他们都得花时间告诉自己要保持清醒。”

“当我在弗利特伍德工作的时候,我在赛前会禁止球员们玩游戏。晚上我会在酒店的走廊里巡视,
不让球员们玩PlayStation或者Xbox。”

“如果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那么球员们就更难避免了。不管是在飞机上还是训练后他们都有很多的闲暇时间,这意味着他们很难经得住考验。”

“我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来挽救球员们的职业生涯。”

文章来源:太阳报

相关文章